长我20岁,来去11年,三座城市间,我和他的那些年

初三暑假的时候,家里看我玩的太疯,帮我报了一个练字班。当时练字班分为楷书班和行书班,那时候流行行书,所以报名的时候,行书班的门口排着长队,楷书班却门可罗雀。

我妈在行书班排队交钱,我隔着窗户看到旁边楷书班的老师正在讲课,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并没有掖到裤子里,只是随意地拢在外面,袖子挽到手肘以上,拿着白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不时用手掌端部推正自己的细金边眼镜,生怕手指上的粉笔灰碰到脸上,这姿势看上去有点滑稽,其实他皮肤很好很白,粉笔灰蹭上去估计都看不出来。

他不小心瞥到窗户外露着半个头的我,便给了我一个温暖礼貌的微笑。

那时候的我傻里吧唧地把我妈从长长的行书队伍里面拉出来,硬生生拖到楷书班的报名口,对她说,“妈,我报这个!”

相识

老师姓朱,所以当朱老师讲到“朱”这个字的写法的时候,我在下面听得格外认真,怎么样写结构会显得比较稳定,字也会舒展,即使到现在,一闭上眼睛,都能想起他当时抑扬顿挫的身影。

我和其他同学一起上课,别人几乎都是小学生,专门为了练字而来的,我却是因为太闲了被送过来关禁闭的,这让我很不甘心。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就是超过他们,成为班里写字写的最好的那个,不让朱老师笑话我。

朱老师每天下课前有个固定环节,就是从昨天的作业里选5个写的最好的,今天可以不用写作业。有次作业里我没有写别的字,通篇只有“朱”,写的时候感觉有两页写的不够好,干脆撕掉了重写。我觉得第二天作业写的最好的肯定是我,绝对毫无疑问。

但当朱老师念完5个名字,我的心情也从山峰跌倒谷底,并没有我。不光如此,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朱老师拿出我的作业本,告诉全班同学,“今天我要当众批评xxx同学,作业不合规范,一味偷懒,让练10个字,每个一页,结果只写笔画最少的朱字,态度很不端正。你要不是来认真练字的,不想写可以一页都不写。”

人有的时候只要受一点委屈,就会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我血气上涌,站起来朝朱老师喊,“我不是来玩的,我很认真的。”

朱老师拿着教鞭走过来,“你还顶嘴,把手伸出来。”

我的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又一下子被他剥开,紧接着“啪啪啪”,手掌像被几道闪电接连击中,钻心疼。疼还可以咬牙忍受,但是委屈的感觉让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那天下课之后,别的小朋友都走光了,我还傻傻地坐在座位上哭,眼泪就和开了闸一样,永远流不干净,谁和我说话我都不理。

最后朱老师走过来,问我怎么还不回家,我瞥他一眼,哭得更大声,朱老师又问我有没有家长来接我,我摇摇头,告诉他我都是自己走回去。朱老师有点无奈,只好送我回家。

坐在朱老师的自行车后座上,才发现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我试着抓住他的衣服,微风就会从他身旁吹来,带着很清新的洗衣粉味道。到了我家弄堂口,我一直不肯下车,直到他把我赶了下来。

我用他的衣服把眼泪擦干净,问他我的“朱”字写的不好吗?他愣了一下,告诉我其实还可以,我是有天赋的,但光有天赋没用,一定不能偷懒。

看着朱老师歪歪扭扭远去的背影,我觉得他讲大道理的样子超级搞笑,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我不是因为想偷懒才只写朱的哦。

熟悉

暑假结束,升入高一,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当然也有让我感到熟悉的东西,比如第一节地理课竟然是朱老师走进来的时候。

“原来你在这里教地理啊!”我忍不住惊叫起来。

朱老师看到我也是一愣,又赶紧摆出老师的老成姿态,摆摆手让我安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那一节课都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砰砰跳个不停。

高中时候的地理课被认为是不重要的课,大家都会在下面写别科作业什么的,但我每次都听得很认真,模仿朱老师标志性地用手掌推眼镜,每次提问还把手举的老高,有的时候行云流水对答如流,有的时候又故意不答,告诉朱老师,“我不知道,我瞎举手的,哈哈哈。”下课之后同桌都要对我的行为鄙视一番,白着眼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上朱老师啦!”

我是不是喜欢上朱老师啦?少女的小心思总是很奇怪,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明明隐藏的很好了,又总是能被人一眼瞧出来。

朱老师喜欢放学以后在办公室练会字,这是我偷看他好多天后总结出来的。每天放完学,我都假装回家,然后蹑手蹑脚地绕到朱老师的办公室后面,那是一片长满野草的草地,要是遇到夏天,那里的蚊子几乎可以把我抬走,我每天就像花痴一样,站在那看一会朱老师的背影。

有一次动静太大了,被朱老师抓了个现行。发现自己被偷窥,朱老师有点恼怒,命令我到墙角站好,不知道为什么,被朱老师这样强迫着做某件事,我竟然心跳加速,站的比军训还要直。

“这么晚不回家在学校瞎溜达什么?”朱老师声色俱厉。

“我错了,朱老师你打我吧。”我伸出右手,有点无厘头,但心里确实产生了想要被惩罚的想法,和写字班那时的委屈完全不一样。

朱老师一愣,又好气又好笑,“算了算了,快回去吧,女孩子晚上别在外面瞎晃,要我送你吗?”

我高兴地跳起来,“要!”

朱老师在我后脑勺上狠狠打了一下,“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鬼点子。”

告白

高考结束之后,在填志愿上我和家里产生了分歧,我想填一所师范,变成和朱老师一样的老师,其实还想回到家乡,和朱老师进同一所学校,跟他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就不用在满是蚊子的草里偷偷看他了;但是家里想让我读我分数能够到的最好的学校,最好的专业,即使花钱也无所谓。

我和家里大吵了一架,哭着跑到朱老师的办公室里,那时又是暑假,朱老师又开起了写字班,又是白色的衬衫和满手的粉笔灰,没等朱老师洗手,我跟他说了填志愿的事。

朱老师告诉我,我的家长是对的,去和更优秀的人在一起,是好事,会有更好的未来,自己的那些少女心,过几年就会发现很幼稚。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伤心,觉得自己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我问朱老师自己可不可以没有那么多的梦想,就像他一样普普通通地当一个老师。

朱老师表情很复杂,他说老师也不是简单到想当就当的,要负很多的责任,工资还很微薄,要很有耐心才能坚持下来。

我说,朱老师,我已经坚持偷看了你三年了,我很有耐心的,然后,你有耐心等我毕业回来吗?

朱老师愣在那里,直到我走都没有回答。

婚姻

上了大学之后,我经常给朱老师发短信,朱老师回短信的时间总很有规律,每隔45分钟才回我一大段,刚好是一堂课的时间。

大一的中秋节,寝室的同学都回家了,只剩我一个人待着,我抱着盆去楼下洗衣服,回来的时候看到楼层的公告板下有半只断掉的粉笔,拿起来,不自觉地就写起了一个个“朱”字,怎么样发力,怎么样停顿,每句话我都历历在目。

我呆呆地看着那些字出神,直到楼道里的感应灯熄灭,世界归于黑暗。我伸出手掌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是刻意学朱老师的。那是我第一次思念朱老师,炽热无比的思念。

我发短信给朱老师,骗他自己要自杀,然后喊他来。

我坐在寝室里,心情忐忑,又担心自己作过了头,朱老师根本就不会来。所以第二天,朱老师蓬头垢面地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高兴地一下子钻进了朱老师的怀里。

朱老师满脸诧异,“你没事嘛?”

我蹭在他软软的肚子上,“没事啊,我骗你的,我想你了。”

朱老师抓住我的手,生生把我拖到他落脚的宾馆,嘴里念念有词,“让你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尽想这些鬼点子,这次得让你长点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那次朱老师用衣架狠狠地打了我,疼的我不断求饶,但又会产生一种心脏被击中的奇妙感觉,所以趁朱老师气的喘气的时候我告诉他,“朱老师,我好像很喜欢被你打,也很喜欢被你管着。”

从那之后,我和朱老师解锁了奇怪的爱好,尽管家庭方面还有些阻力,但幸福指数仍呈直线上升。我喜欢贴着朱老师肉嘟嘟的肚子,挑逗地告诉他,“朱老师,我犯错了,来打我吧~”

朱老师也会经常会坐火车来看我,只是每次不开心的时候,他会说我们之间差了20岁,我的家人一定阻力很大,自己也快老掉牙了,要不要就别等了,各自找个伴吧。

每次我都坚定地告诉他,家里我们一起说服,你再等等我,一毕业我们就结婚。虽然朱老师每次都用沉默回应,但我明显能看出他变高兴了,眉头也舒展了,这就是默认的意思。

但大三那年,在多方考虑之后,我想读研了,所以有一次在电话里我试探着问朱老师,“如果我再读研,你愿意多等我两年吗?”

“那是好事啊,现在当老师也要研究生学历的,如果你考上理想的学校,我100个支持你!多久我都等你!”朱老师的回答令我惊讶又感动。

每次需要做选择的时候,朱老师本可以影响我的判断,但他每次都做对我最有利的决定,填志愿时如此,现在也是一样。我突然明白了,这可能就是朱老师说的,“老师要对学生承担的责任”。

读研了之后我离朱老师更远了,聚少离多,他也升职成了高级教师,变得更忙了,有次我打电话给他,听他在电话里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说清楚一个字,我心疼地告诉他,要好好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我有的时候也会犯咽炎,我知道那有多难受。朱老师小声嘀咕了一句,我还以为你咽炎早好了呢。

没过两天,我就收到了朱老师寄来的一堆保养咽喉的药。

研三过年的时候回家,朱老师正在准备评选来年的“模范先进教师”,他让我听他试讲,看看怎么样。我看他拿着pad在那里绘声绘色,摇头晃脑,背却有了一点佝偻,泪水慢慢模糊了双眼。

我看到他有白头发了,不是一根,是一簇一簇。

我这才意识到,初三暑假的楷书班,练字时头顶的电风扇,隔着窗户的惊鸿一瞥,穿着衬衫的偏偏少年,都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了。

十一年,就这么白驹过隙地一闪而过。

我走过去帮朱老师捶捶背,朱老师问我他讲的怎么样,够不够评先进?我在他身后文不对题地和他说:“我们结婚吧。”

陪伴

2015年4月,不顾家里的反对和外面的风言风语,我和朱老师结婚了。婚礼上,他很笃定地站在那朝我笑,就好像十年之前,微笑对着那个躲在写字班窗外的小姑娘。我特别想冲过去告诉他,“朱老师,我特别喜欢你教我写字,教我地理,教我所有的东西,想让你管我一辈子,也打我一辈子,从现在就开始。”

朱老师等了我小10年,从青年等到了中年,以前空余的时候朱老师会练字,现在腰不如从前,大多是和我腻在一起,他甚至觉得打我的时候有些力不从心,还特意改造了一个非常好使力的教鞭。

是的,朱老师不再年轻了。

最近朱老师还出了车祸,右手骨折了,左手也疼得抬不起来,在家里休养,每次想要推眼镜的时候都要喊我,“xx啊,来帮我弄下眼镜。”我每次总要嘲笑他,你当年就是那个推眼镜的姿势迷倒我了啊,现在老了哦,不行了啊。

朱老师憋红了脸要来打我,却移动缓慢,被我灵活地躲开,只好说才不和我一般见识。

那天晚上做梦,梦到朱老师撒手人寰,离我而去,再也不需要推眼镜了。我被吓醒,出了一身汗,接着看到身旁打着微鼾的朱老师。那一瞬间,我认识到自己一直不敢直面的问题,朱老师大我二十岁,很久很久以后,他会比我先行离开这个世界。

那时候,他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继续履行管我一辈子的承诺。那时候同样犯错的我也就会抬头和天说话。

“朱老师,今天我又犯错了哦,你打我吧。”

小编还有点话……

这是BDSM真实故事系列的第四篇,主人公不愿公布自己的姓名,现为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全文由美缚绳艺网根据主人公的故事撰写。

我其实特别讨厌写这个系列,因为它耗费我的时间精力要比一般文章多三到四倍,而且传播效果还不怎么好,不太能引起转发和分享。

但我又觉得这个系列的意义非凡,因为很久很久以后,后人要问我们这个年代的bdsm是什么样的,你不能拿教程去告诉他们,也不能拿几张捆绑图去告诉他们,唯有这个年代一个个平凡人的和bdsm有关的故事,可以最准确地告诉他们,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是开放、不羁;还是隐忍、克制。

所以即使很痛苦,我还是要把这个系列写下去。我还想告诉大家的是,真实的故事都是很平凡的,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动不动有个富二代圈养了一堆妹子,妹子啥都不用干每天就被tj;也不会说动不动来个人体改造什么感觉跟吃顿饭一样;希望所有还在意淫和沉浸的读者们都能够明白,真实的人和故事几乎都是平凡的,柴米油盐,奔波劳累,一样都少不了。

但平凡的故事里,还有平凡的人在不停地坚持着,就是不平凡的地方了。

上一篇:真实自缚故事:我爱好自缚,'她'让我一夜长大

下一篇:因小学弟“不成熟”,我钻进了领导的被窝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