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他生气了。怎么了?我说什么了?

“额……还没有。那些都是你选的?”

“不,Isabella,不是我。我给NeimanMarcus店的私人导购一张清单,写明了你的尺寸。那些衣服应该是合身的。另外我想你应该提前知道下,从今晚开始,我加强了安保。鉴于Lauren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我认为这是必要的戒备。我不希望你在任何情况下没有保护,好吗?”

我眨眨眼睛。“额……好。”那个我-现-在-想-要-你的EdwardCullen去哪儿了?

“很好。我去给安保布置点事情。不会太久。”

“他们在这儿?”

“对。”

在哪儿?

Edward端起盘子放到水池里,离开了房间。刚才怎么了?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这是某种精神分裂症吗?我要上网查查。我洗了盘子整理好,带着那份标有ISABELLAMARIESWAN的卷宗,走上楼去了“我的”卧室。站在更衣室里,我挑出三件晚礼服。现在,选哪件?

 

“在干什么?”Edward轻柔地问。

Edward进来时,我正躺在床上盯着笔记本。我有些惊慌,不知该不该让他看到我正浏览的网站——多重人格分裂症。他躺到我身边,饶有兴致地看着页面。

“特意来看这个的?”他满不在乎地问。

粗鲁的Edward不见了,可爱的Edward回来了。我到底该怎么才能跟得上他的情绪变化?

“研究一下难缠的人类性格。”我面无表情地说。

“难缠的性格?”

“这是我的宠物研究计划。”

“现在我是宠物研究计划了吗?你的科学研究副业?好吧。我还以为我是你的全部呢。Swan小姐,你伤害了我。”

“你怎么知道就是研究你呢?”

“猜的。”他笑了。

“事实上,你的确是我认识的最糟糕最善变的控制狂……亲密层面上。”

“我以为我是你唯一在亲密层面上认识的人。”

我脸红起来。

“对,没错。”

“得出什么结论了吗?”

我转头望着他。他躺在自己的一边,腿伸直了,胳膊撑着头,表情温柔愉快。

“我认为你需要密集治疗。”

他起身轻柔地把头发为我别到耳后。

“我认为我需要你。现在。”他递给我一支唇膏。

我皱起眉头,有些困惑。唇膏是那种很妖艳的红色,不是我的风格。

“你想让我涂上这个?”我小声问。

他大笑起来。

“不,Isabella,除非你想涂。我觉得这不是你爱用的颜色。”

他盘腿坐起来,把T恤从头上脱下来。

噢。

“我喜欢你要画个地图的那个主意。”

我呆呆地看着他……画地图?

“不能碰的地方。”他略微解释道。

“噢。我当时是开玩笑的。”我小声说。

“我没有开玩笑。”

“你想让我在你身上画……用唇膏画?”

“这样可以洗得掉。”

一丝兴奋闪烁在我唇边,我狡黠地对他笑起来。

“用更牢固点的东西怎么样?液体铅笔?”

“干脆纹身算了。”他的眼中满是笑意。

EdwardCullen去纹身?望着他完美的身体,要画上歪歪扭扭的线?

不!

“不要纹身。”我笑起来。

他也笑了。“那还是唇膏吧。”

我坐起来。噢。一定会很有意思。

“来。”他向我伸出手。“坐我身上。”

我脱掉袜子,向他爬过去。他平躺下来,弯着膝盖。

“坐到腿上来。”

我按照他说的跨坐在他身上。他睁大眼睛,像我一样兴奋。

“看起来——你很喜欢这个。”他淡淡地说。

“噢,Cullen先生,我总是很喜欢知道新信息。而且从此以后我就会知道该怎么碰你了,你会放松很多。”

他摇摇头,仿佛他不敢相信自己要让我在他身上画这些了。

“打开唇膏。”他命令道。

噢,他在老板状态。我不在乎。

“把手给我。”

我把另一只手递给他。

“有唇膏的那只。”他对我翻了个白眼。

“你对我翻白眼了吗?”

“对。”

“Cullen先生,这样很没礼貌。我知道有些人对于翻白眼是很排斥的。”

“是吗?”他的语气很诱惑。

我把握着唇膏的那只手递给他,突然他坐了起来,我们现在鼻尖对着鼻尖了。

“准备好了?”他低声喃喃道。空气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小腹处的肌肉拉紧了。哇哦。

“嗯。”我轻声说。他离得如此之近,如此诱惑,Edward的专属气息跟我的沐浴液味道交融在空气中。他握着我的手,游走在肩膀上。

“摁下来。”他温柔地说,我呆呆地任由他指引着我的手,从肩头画到胸前,越过他的胃。他的身体缩紧了,面无表情地望着我,看着我的眼睛,眼神戒备。我能看出他在克制,下巴的肌肉拉紧了,眼中满是紧张。滑过他的胃时,他小声说:“上到另一边。”他松开我的手。

我比对着左边的线,开始画右边。他给予了我重重的信任,我几乎可以形象地数出他的痛苦。七个小的圆形白色疤痕,烙印在他的胸前。看到这种丑陋邪恶的东西出现在他完美的身体上,让人如同坠入黑暗的深渊。

“好了,画好了。”我控制住情绪,轻轻说。

“噢,没有,没画好。”他伸出中指绕着脖子画了一圈。我沿着他手指滑过的痕迹画了一圈,然后望向他绿色的眼眸。

“还有后背。”他低声说着,挪了挪身体,我从他身上移开,坐到床的另一侧,盘腿面对着他的后背。

“沿着前面的线画,跟这一面对称。”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

我在他后背上画出了一道棕红色的痕迹,又数出了几道疤痕,现在一共九个了。我用力抑制住想要亲吻它们的冲动,忍住眼中积聚的泪水。

谁会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他低着头,身体绷紧着,我缓缓在后背画完了所有的线条。

“脖子也画?”我小声问。

他点点头,我在他头发下画了一条,与之前的线连起来。

“好了。”我低声说。他看起来像是穿了一件奇怪的皮背心,妓女常穿的那种红色背心。

他的肩膀轻轻地放松了下来,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我。

“这就是界限,”他低声说着,眼神深邃,瞳孔扩张,是害怕,还是想要?我想要扑倒他,但忍住了,好奇地看着他。

“我可以遵守这些界限。现在,我想扑到你身上。”我喃喃道。

他狡黠地一笑,张开双臂,做出完全接纳的姿势。

“噢,Swan小姐……你可以为所欲为。”

我露出孩子般的笑脸,投进他怀里,把他压倒在床上。他搂着我,发出一阵大男生似的笑声。我能感受到他此刻终于放松下来了,煎熬已经结束了。不知怎么地,我很快就被他压住了。

“现在,该办正事了。”他低声说着,嘴唇压了上来。

我的嘴唇仿佛对他着了迷,陶醉在他的亲吻中,品尝着他的舌尖。他也一样,仿佛要吞噬掉我。感觉像是置身天际。突然,他把我拉起来,抓住我T恤的下摆,把它脱下扔到地上。

“我想碰你。”他一边伸手解开我的胸罩,一边在我唇边喃喃说道。只一下,他就解开胸罩扔到了一边,像我的T恤一样。他把我压回床上,深深嵌进床单里,嘴唇和手掌移动到我的乳防,我把手指缠进他的头发,他的双唇吮吸着我的乳尖,用力咬噬。电流席卷了全身,我高喊着夹紧了全身的肌肉。

“对,宝贝儿,我要听到你的声音。”他在我炽热的皮肤上低声说。

噢,我要他——现在就要——要他在我体内。他的嘴巴拉扯着我的乳头,我战栗颤抖着压抑对他的渴求。我能感受到他的激情混杂了……

膜拜。像是他在崇拜我一样。他的手指灵活地逗弄着我,我的乳投很快硬了起来。他把手伸向我的裤子,解开纽扣,拉下拉链,手指伸进内裤,指尖直抵我的下身。当手指插进来时,他的呼吸停滞了一下。我抬起下身回应他,他轻轻地按摩起来。

“噢宝贝儿,”他俯身趴在我上方,望着我的眼睛低声说,“很湿润。”

我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向往。

我脸红了。“我想要你。”我小声说。他的吻再次落下,我感受着他的渴望和需要。这种感觉很新鲜,除了从佛罗里达回来时,从没这样过。我突然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我需要知道我们一切都好。这是我唯一能够得知的方式。”这句话瞬间

融化了我,我居然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能给他慰藉。心里的小人快乐地呻吟着。他坐起来,抓住我的牛仔裤和内裤脱下。

上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96 厨房内,他用鼻尖蹭着我的头发

下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98 他让我带着那对小银球去参加舞会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