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跳上浮桥绑好船身。

“下次咱们再来。”Edward在我耳边轻声说。

“谢谢你。”我害羞地说。“给了我一个完美的下午。”

Edward笑了。

“我也是。或许应该送你去航海学校,这样咱们可以出海过段时间……就咱俩。”

“好极了。我们可以一遍遍滚床单……”

他倚过来亲吻我的耳垂。

“嗯……Isabella,我很期待。”他的轻声细语让我全身都忍不住战栗。他是怎么做到的?

“来。家里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不用回酒店拿东西吗?”

“Taylor已经取走了。”

噢!什么时候……怎么做到的?

“今天早上,他检查完Esme号以后就去了。”Edward回答了我心中的问题。

“这个可怜的家伙到底睡过觉没?”

“他睡过。”Edward不解地对我挑起眉毛。“Isabella,他只是在工作而已,他很擅长这些。Ben是个高手。”

“Ben?”

“BenTaylor。”

我还以为Taylor是他的名字……Ben……很适合他——坚毅,可靠。不知怎么地,我微笑起来。Edward疑惑地望着我。

“你很喜欢Taylor。”

“嗯,对……我想是的。”

他皱起眉头。

“不是那种喜欢,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许皱眉头。”

Edward几乎在撅嘴了——一脸闷闷不乐。噢,苍天,他有时真像个孩子。

“我觉得Taylor把你照顾得很好。这是我喜欢他的主要原因。他善良可靠,而且很忠诚。对我来说,就像是个长辈。”

“长辈?”

“对。”

“好吧……长辈。”Edward字斟句酌着。

我大笑起来。

“噢Edward,长大点儿行不行,拜托了。”

他张大嘴巴,惊讶于,然后皱起眉头。

“我在努力。”他想了一会儿说。

“我知道。你非常努力。”我温柔地说,然后对他犯了个白眼。

他笑了。

“翻白眼时想起什么没有,Swan小姐。”

我咧嘴一笑。

“嗯,如果你乖的话,或许咱们可以重现某些回忆。”

他弯起嘴角,挑挑眉毛。

“如果我乖?Swan小姐,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想要重现它们呢?”

“因为我刚才说的时候,你嘴都快咧爆了。“

“你已经非常了解我了。”他轻声说。

“我还想更了解你。”

他温柔地笑了。“Isabella,我也是……”

“谢谢你,Mac。”Edward跟Mac握握手,走上浮桥。

“Cullen先生,这是我的荣幸。Bella,再见,很高兴认识你。”

我害羞地跟他握握手。他一定知道他不在的时候我跟Edward做的事。

“祝晚安,Mac,谢谢你。”他对我笑起来,眨眨眼,让我有些脸红。

Edward拉起我的手,我们走上码头。

“Mac是哪儿人?”我对他的口音有些好奇。

“爱尔兰……北爱尔兰。”Edward说道。

“两者有区别吗?”

Edward低头看我。

“噢宝贝儿,这个必须有。”

“他是你的朋友吗?”

“Mac?不。他是下属。他帮忙建了Esme号。”

“你有朋友吗?”

他皱起眉头。

“没有。我的职业决定了我不会有什么朋友。只有……”

他停住,眉头紧锁,我知道他要说罗宾逊太太。

“饿了吗?”他问道,想要换个话题。

我点点头。事实上,我饿坏了。

“我们去停车的地方吃。来。”

 

SP酒吧旁有一家意大利小馆子,叫Rene’s,让我想起波特兰的一家餐馆——几张桌子,几把椅子,简单而现代的装饰,黑白色调的璧画。Edward和我坐在朦胧的灯光下,分别打量着菜单。我选好后抬起头,看到Edward正在看我。

“怎么了?”我问道。

“Isabella,你真漂亮。多出来走走让你更美了。”

我脸红起来。

“我觉得自己被吹得风中凌乱了。不过我很愉快。完美的午后。谢谢你。”

他温柔地笑了,满眼温暖。

“这是我的荣幸。”他低声说。

“我能问你件事吗?”我决定要开口了。

“Isabella,你知道的,你可以问任何事。”他把头歪向一侧,帅得乱七八糟。

“你似乎没什么朋友。这是为什么?”

他耸耸肩,微皱起眉头。

“我跟你说过,我没有时间。我有工作伙伴,但那跟朋友差距很大。我有家人,然后就没了。除了Irina。”

我忽略掉那个贱人的名字。

“没有同龄男性朋友?就是可以一起出去找点乐子的那种?”

Edward弯起嘴角,看上去有些不解。

“Isabella,你知道我都是怎么找乐子的。我一直都忙着做生意,壮大公司,只是偶尔航海或者滑翔。”

“大学时也没有?”

“没有。”

“只有Irina?”

他点点头,表情突然戒备起来。

“那你一定很孤单。”

他笑了。

“想吃点什么?”他再次换了话题。

“烩饭。”

“聪明。”

Edward叫来服务生,结束了我们的对话。点完餐后,我在椅子里挪来挪去,盯着自己的手指。如果他现在愿意谈话,我应该抓住机会多问一点。我得问问他有什么要求……关于……额……他的需要。

“Isabella,怎么了?告诉我。”

我抬头看向他关切的脸庞。

“跟我说。”他又强调了一遍,关切迅速变成了……恐惧?愤怒?

“我只是在担心……担心这些对你来说,不够。你知道的……找乐子。”

我看到他的下巴绷紧了,眼神变得凌厉。

“我有给过你任何暗示,表明这些对我不够吗?”

“额,没有……”

“那你为什么担心?”

“我了解你,你的……需要。”我小声说。

他闭上眼睛,手指按按前额。

“我还得怎么做?”他问道,声音温柔低沉地不像话,仿佛他正在生气,我的心一沉。

“不,你误会我了。你做得很好,我知道现在只过了几天……但是……我只是希望自己没有在把你变成另一个人。”

“Isabella,我还是我,那个烂透了的我。没错,我需要抑制自己想要控制你的欲望,那是我的本能,是我自己要去面对的。的确,我有时也想要惩罚你。譬如你在舞会上竞拍那次。那是真实的我。”

他平静地说。“我不觉得以后这些会改变,但我正在努力,而且一切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昨天拍卖后,你不就让我打你屁股了吗?”他沉浸在回忆里,笑得很开心。噢,没错……小银球。我在椅子上挪了挪,脸红起来,害羞地对他笑了笑。

“我不介意打屁股。”我轻声说。

“我知道。Isabella,过去这几天是我人生中不曾有过的最好时光。我不想改变任何现状。”

噢!也是我的最好时光。心里的小人用力点头,鼓励我快点开口。好吧……

“那,你不想再带我去游戏室了吗?”

他瞬间面色苍白,笑意全无。

“不。我不想。”

“为什么?“我轻声问。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有一丝失望。心里的小人开始撅嘴,叉着腰怒气冲冲。

“因为上次我们去的时候,你离开了我。”他平静地说。“我会远离任何使你再次离开我的事物。你走后,我完全崩溃了。我说过,再也不想经历那种感觉,再也不要。我告诉过你我对你的感情。”

我脸红起来。

“话是没错,但这样似乎不公平。你一定觉得有些难捱,总得担心我的感受。你为我改变了这么多……我只是觉得,我也该做点什么。我不知怎么做,或许……我们可以玩点角色扮演。”我低头小声说着,脸红得像番茄一样。为什么说这些就这么难呢?我跟这男人什么花样都玩过,有些东西几周以前甚至我都没听过,也永远不会想到,但对我来说最难的居然还是跟他谈话。

“Bella,你已经做了很多,比你想象中多得多。求你,请不要这么想。”

那个轻松愉快的Edward不见了。我能看到他眼中的戒备,令我心痛。

“宝贝儿,才只过了一个周末。”他接着说。

“给我们一点时间。上周你走后,我想了很多很多。或许以后我们可以玩点别的,但我喜欢现在的你。我喜欢看着你这样开心,轻松,自在。知道是自己让你这样快乐,我非常高兴。我从没——”他停下来,用手挠挠头。

上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115 我拽下他的裤子,手指穿过丛林握住他的勃起

下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117 他臀部将我抵在电梯壁上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