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到我身边。

“为什么你要知道这些?”他小心地问。

“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会乱打听。”

“Isabella,不是这样的。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我生活在封闭的世界里,没有什么能够让我在乎。她始终在我身边,让我信赖。但现在,这段过去和我的未来搅在了一起,我从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我抬头看他,他望着我。

“Isabella,我从未想过我会跟谁有未来。你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可能,你让我设想到了种种可能发生的幸福……”他的声音弱下去。

“我刚才有去听。”我小声说,又低头看自己的手。

“什么?我们的谈话?”

“嗯。”

“然后呢?”他的声音有些克制。

“她很关心你。”

“是,她的确很关心。我也一样,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关心她。但这跟我对你的感情不同。如果你是在为这个不高兴的话……”

“我不是在吃醋。”我脱口而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我是吗?该死的。或许我真在吃醋。

“你不爱她。”我小声说。

他又叹了口气。真的很愤怒。

“很久很久以前,我以为我爱她。”他低声说,牙关咬在一起。

噢……

“可是我们在佛罗里达时……你说过,你不爱她。”

“对。”

我皱起眉头。

“Isabella,那时我爱的是你,”他低声说。“你是我唯一会飞3000公里只为看一眼的女人。”

噢……我不明白。他那时还想让我当Sub呢。我皱起眉头。

“我对你的感情,跟我对Irina的比起来,毫不相同。”他耐心地解释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耸耸肩。

“讽刺的是,这是Irina向我指出的。是她劝我去佛罗里达看你的。”

该死……我就知道!我当时就知道。我望着他。我该怎么做?或许她的确站在我这边,只是担心我会伤害他而已。这种感觉很难受。我永远不会伤害他。她是对的——他已经被伤得够深了。或许她也不是那么坏。我摇摇头。我不想承认他和她的关系。我不赞成。没错,就是这样。不管他怎么说,她都是个无可救药的坏人,欺负弱小的青少年,封禁了他的青春岁月。

“那这么说……你以前,很喜欢她?”

“是。”

哦。

“她教了我很多。她教会我要自信。”

噢。

“但她也激发了你人性里阴暗的一面。”

他微微一笑。“是。”

“你喜欢这样?”

“那时候,我喜欢。”

“你喜欢到也想像她对你一样,去对待别人?”

他的眼睛睁大了,变得严肃起来。

“对。”

“她也教你那些吗?”

“是。”

“她当过你的sub吗?”

“当过。”

该死的。

“你想要我跟她一样吗?”我的声音很弱,很痛苦。

“不。虽然那样将使我的生活轻松得多,”他小心翼翼地说,“我能理解你对这些事跟我们看法不一。”

“看法不一?!该死的,Edward——如果那是你儿子,你会有什么感觉?”

他对我眨眨眼,仿佛不能理解这个问题。然后皱起眉头。

“我没有被迫跟她在一起。Isabella,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他小声说。

我感到无法再沟通下去了。

“谁是Linc?”

“她的前夫。”

“噢……LincolnTimber?”

“对,”他笑了。

“那Seth是谁?”

“她现在的sub。”

噢,不。

“Isabella,他已经二十多岁了。你要明白——他是完全的成年人。”

他看到了我厌恶的表情,补充道。

我脸红了。

“跟你一样大。”

“Isabella,听着,就像我跟她说过的一样,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才是我的未来。请不要让她横在我们中间。而且坦白说,我已经厌倦了这个话题。我得去工作了。”他站起来,俯身看我。“拜托了,不要再想这个了。”

我倔强地望着他。

“噢,我差点忘了,”他说道,“你的车已经到了。停在车库里。钥匙在Taylor那儿。”

哇……Saab来了?

“我明天能开吗?”

“不能。”

“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正好我也要跟你说,下次,如果你再要离开办公室,先告诉我一声。Stuart会在那儿看着你。我根本就没法放心让你自己照顾自己。”他低头对我叫道,再次让我觉得自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很想跟他理论一番,但他已经为了Irina的事情很生气了。我不想再继续惹他,但我还是做不到一言不发。

“我也没法信任你,”我小声说,

“你应该告诉我Stuart有在监视我。”

“你连这个也要吵?”他吼道。

“我不觉得这是吵架。我以为我们在沟通。”我小声嘟囔道。

他闭上眼睛,控制了一下火气。该死的。他会怎么说。

“我去工作了。”他低声说,转身走了。

我面色苍白。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我跌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好好说说话,不再吵架?我真的很累。我们的确并不够了解彼此。我真的要跟他同居吗?我甚至不知道在他工作时该不该为他倒杯茶。那会不会打扰他?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很明显,他厌倦了关于Irina的谈话——我不能再说了。他是对的,别去想了。好吧,起码,他没有想让我跟她做朋友。希望她能放过我,不再纠缠。

我起身,走到窗边。打开阳台门,走到外面。壮阔的景象令人心安,风有些凉,高处总是不胜寒。眼前是西雅图的满城灯火。以前,他一直处在这样的城堡中,一个人。天,他才对我说过他爱我,然后我们就又吵了架……那个妖女。我翻了个白眼。他的人生如此复杂。他,如此复杂。

深吸一口气,我最后看了一眼万家通明的西雅图,决定给Charlie打个电话。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聊过了。跟通常一样,我们简单说了些家常,他一切都好,正在看球赛。

“希望你跟Edward处得还好。”他说道。

“嗯,我们挺好的。”基本上……我要跟他同居了。虽然我们还没说过什么时候搬。

“爸爸,我爱你。”

“Bella,我也爱你。”

我挂上电话,看了看表。才十点。因为刚刚那场谈话,我变得特别清醒,没有丝毫睡意。快速洗了个澡,我走回卧室,决定选一件CarolineActon为我在NeimanMarcus挑得睡衣。Edward一直对我穿T恤睡觉颇有意见。橱里有三件,我选了一件淡粉色的,从头上套进去。光滑的面料从肌肤上滑下,轻柔地爱抚着我。感觉很奢华——最上乘的丝绸。该死的,我看上去像是三十年代的电影明星。睡衣很长,非常优雅——不是我的风格。我披上相配的外裙,决定去图书馆里找本书来看,不去打扰Edward。或许工作完,他的心情就会好起来。

Edward的图书馆里有很多很多书。一排排找下去大概会花上一辈子。我随意地瞥了一眼台球桌,脸红起来,想起了那个夜晚。看到球杆还放在地上,我微微一笑,把它拿起来,敲了自己的手一下。喔!好痛。为什么我就不能为自己的男人忍一点点痛?我有些不悦地把它放到桌上,继续找书。

大多数书都是原版,他怎么能有这么多收藏?或许Taylor的工作也包括买书。我挑了一本DaphneDuMaurier的《蝴蝶梦》。很久都没看过这个了。我窝在椅子上,开始慢慢读:

“昨晚,我又梦到自己去了曼陀丽庄园……”

 

当Edward将我抱到怀里时,我的眼皮半张半合着。

“嗨,”他温柔地说。“你睡着了。我找不到你了。”我能感觉到他在用鼻尖蹭我。我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吸吮着他的气息——噢,好好闻——他把我抱回卧室。放到床上,给我盖上被子。

“宝贝儿,睡吧。”他轻声说道,在我额上印下一个吻。我沉沉睡去。

 

我从噩梦中突然醒来,霎时不知自己身处何方,慌张地望着床脚。空无一人。我能隐隐听到钢琴传来的乐声。几点了?看看表——凌晨两点。Edward来睡过吗?我慢慢地从床上起身,睡衣跟双腿都缠到了一起。大概这才是我噩梦的来源。我走到大厅,站在廊下静静听着……

上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125 他被她虐得一塌糊涂,他却用尽了想都想不出的方式上她

下一篇:[SM小说 五十度灰]127 他挑开我睡衣的带子,手迅速向下滑去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