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穿女装的直男M到性别转换

  三十的铭,偶尔会化一个精致的妆容,穿女装出门。

  TA先剃好微微长出来的胡须,再涂上各式的粉。铭也辨不清那些粉的涂抹顺序,所以要花更多的时间调试,看看自己的肤色更符合哪种,有时候化完又觉得不妥,便卸妆重新开始。这个过程,常常需要一个小时才处理好,但铭乐此不疲。

  化好妆后,铭还要考虑好出门搭配的假发与衣服。为了抹去身体所有的男性特征,TA先在上衣里塞好厚重的假胸,再穿上厚丝袜与长裙遮掩腿毛。最后,TA戴上一条星星项链,和两只大圆耳环,告诉我“这样能用饰品转移别人对脸的注意力”。

  “我有强迫症,所以搞得会慢一些。”TA扭过头跟我笑着,口红鲜艳欲滴。

  一

  十八岁,铭从北方一路南下,来到香港读大学。这个城市很热,一年四季都穿着清凉,周围都是TA听不懂的粤语与英语。尤其是这两种语言掺杂的时候,TA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别人不断张开的嘴里。

  来到陌生的城市,虽然面临着诸多不适应,但对铭而言,这却是自由的样子。从保守的家乡走出来,与控制欲极强的父母保持了远距离的联系,TA无需担心自己会被人评价或苛责。

  “香港的状态,跟大陆完全不一样。校园风气很开放,我们可以聊很多小众的话题。那时候老师会推荐一些与性、性别有关的书,让我们读完做分享。刚开始我很不适,觉得谈性这些事情很不好意思,会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讲到这里,铭停顿一下,声音有点颤抖,“而且有一段时间,我总想穿女装。”

  女装想法的出现,可能单单是因为看起来漂亮,也可能是因为港女的气质,但铭已经记不清了。在铭的印象中,港女平日都是雷厉风行的状态,跟大陆女孩的保守、顺从甚至有点扭捏的性格很不同。TA被这种独立又自信的气质一击而中,甚至希望自己“也可以跟她们一样”。

 

  在大二的时候,铭加入学校的彩虹小组。不过,在一堆同志中的TA,位置显得有点尴尬——“因为那时候我的粤语不是很流利,同学的普通话也不好,大家沟通起来还是有一点困难。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都比较沉默,只是听他们讲。”

  除了语言带来的障碍,铭的身份认同,也让TA在小组中无所适从。小组里的同学多是同性恋,讨论也常常围绕个人出柜、交友等情感话题展开。但作为一个异男,每次听到同学分享的故事,TA一方面觉得震惊,一方面也为不知回应TA们而难过,甚至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直到加入小组第三个月,铭终于与同学的关系变得好起来,TA也准备向同学出柜。“那天的讨论都准备结束了,我才敢开口讲。我怕一见面就讲,万一大家不接受我,就直接走了。最后讨论也进行不下去,这样不好。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柜’,心里真的很紧张,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他们对出柜的担忧。”回忆起往事,铭情绪还是很激动,声音忍不住大了。

  讲出一直想穿女装的秘密后,铭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我希望你们不要当我是变态。”话一出口,小组的同学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他们安慰TA:“我们也被人当过变态啊!”

  随后,小组一位玩BDSM(虐恋)的女生,分享了一些关于“男生爱穿女装”的信息给铭。她告诉铭,男性在父权社会中长期处在强势的角色,所以有时候他们或许也希望“性别反转”,比如穿上女装,又比如像女孩一样向亲近的人撒娇,以此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

  “那你会是这种情况吗?”

  二

  在同学的介绍下,铭在网上查到了一个关于BDSM的交流平台。

  除了看到“性别反转”的讨论,铭在交流平台里,也了解了更多关于“男生想穿女装”的解答:有男生是觉得被调教的时候,穿上女装很刺激、很兴奋;有人则坦言自己一直希望被当成女生对待,却只能在隐秘的调教空间里做真实的自己。

  “原来爱穿女装的男生这么多。”铭很诧异,也开始反思自己的身份认同。在向同学出柜之前,TA一直都觉得这个想法很不正常,也羞于与人讲述。但此时的TA,却无比希望有一些同伴,可以陪伴着自己。

  于是铭咨询了那个女同学,是否可以帮忙打扮,TA想穿一次女装。女同学开心地把铭请到了家里,给TA化了三个完全不同的妆容,还借TA试穿了自己的三套衣服。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铭有点恍惚,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就美梦成真了”。

 

  那晚,铭兴奋到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回想白天的场景。之后,TA经常约那位同学一起逛街,买一些好看的女装衣服与饰品。不过,东西买了回来,铭也只有等所有舍友出门的时候,才敢偷偷拿出来打扮自己。

  “那位女生给了我很多支持,我真的很感谢她。因为我不敢一个人去买那些东西,她知道我紧张,就跟老板说是她要,然后再问我意见。但是承认自己有这个爱好,我当时真的不敢,再加上知道有同志朋友经历了校园霸凌。我就很怕被其他不熟的人会知道,然后被歧视。”

  为了帮铭搞清楚身份认同,女同学问TA要不要试一次调教,铭答应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因为时间久远,铭已经记不清,只觉得是很爽的体验——“那时候我穿着女装跪在朋友面前,瞬间就忘记了自我,很自然地叫朋友为主人了。”

  初尝试带来的快乐,让铭又和女同学约了几次调教。但究竟是穿女装带来的愉悦,或者是做一个女人的愉悦,还是调教带给自己的愉悦;铭自己也不清楚,又感觉三种都有。TA也曾就这个话题跟小组伙伴讨论过,但都没有一个明确答案。

  “那时候我对自己的定义,是一个喜欢穿女装的异性恋男M(Masochism)。不过,我也想穿女装,然后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去认识男生,跟男生谈恋爱,但我又不能接受男同志1、0那种插入方式。所以我对自己的认识还是很模糊,不过就没刚开始那么焦虑了。”

  随着课程越来越重,两人的学业压力都很大。女同学准备申请国外的研究生,铭也要在留港读书与回大陆找工作中做出抉择。彼此越来越忙,交流也只能从线下见面变成了线上的问候。铭对身份认同的探索,也暂告一段落了。

  三

  毕业之后,铭回到了大陆,由父母安排进入了一个公司,做销售助理。在工作的第二年,TA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对方长得漂亮,对人也很温柔,彼此相处也很舒服。有女孩在身边,铭总是很开心。

  热恋了半年,女友问铭,她的房子租期还有两个月,到时候要不要退了,然后与TA一起同居。铭犹豫了一下,没有迅速回应。毕竟在TA的衣柜里,还有各种各样的女装,TA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女友解释。

  “她什么都好。但她确实是一个很传统的女生,希望可以早点结婚生小孩,我觉得这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我怕被她知道我的癖好。万一她不能接受,可能会跟我分手。我没有准备好第二次出柜。”那之后,铭的心里就一直在坦白与逃避中做斗争。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女友有一晚跟客户谈生意,喝了太多酒,人也不太清醒了,同事便打电话叫铭来接她。那时已经很晚了,铭已经准备熄灯睡觉,只好又起床换衣服。出门之前,TA把一些化妆品和女装放在了衣柜最底层,便急匆匆地出门了。

  不过,人在情急之下,总是会不自觉地漏掉东西。女友酒醉醒来,发现了桌子上的一瓶指甲油,与沙发下的一条裙子。她叫醒了铭,愤怒地问TA是不是出轨了,所以不愿意同居。看着女友“快要吃了自己”的表情,铭瞬间清醒了过来,解释说这是买给她的礼物,但还没有来得及包装。

  庆幸指甲油与裙子都是新买的,只是一直放着不用,女友也最终相信了这个理由,转而笑了起来。最后,铭与女友商量,家里随时欢迎她过来,但是同居还是有点太快了,TA需要有些私人空间。

  “我其实很矛盾,我不想放弃她,也不想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人生有时候只能二选一,我当然选择她了。后来我就把那些化妆品和女装,丢了一部分,然后剩下的就送给她了。不过,有时候看着她用我的东西,我还是有点不开心。”为了让女友信服自己,铭开始学着做一个符合社会期待、努力奋斗买车买房的好男友。

  至此之后,铭选择隐藏起所有的消极情绪。直到有一天收到公司的通知,TA被升职了,但要去外地上班。铭有点纠结,毕竟这一去就是几年不定,自己与女友就长期异地了,那么这段感情还有可能继续维持吗?

 

  那晚,铭鼓足了勇气告诉女友,其实上次发现的东西其实是TA用的。女友先是一脸错愕,随后笑着回应:“今天不是愚人节,你骗不了我。”但看着铭严肃的表情,她迅速甩开了牵着的手,站起来质问:“这样也太恶心了,做男生挺好的,为什么想不开做人妖啊?”

  瞬间,铭没有再说话了,他已经心知肚明。两年的甜蜜生活,就此画上了句号。

  四

  拖着行李,铭来到了成都,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TA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每晚都在公司加班,业绩也越来越高,一直升到了市场总监。这样忙碌的生活过了两年,铭终于觉得自己可以放下初恋了,无需再利用工作来逃避上一段亲密关系带给自己的失落感。

  TA重新在社交平台上寻找当地玩BDSM的朋友,也买了很多饰品与衣服,准备释放压抑已久的自己。铭的自我介绍发出后,收到了很多人的回复,其中一个叫夏的人,吸引了铭的注意。

  与铭一样,夏也是M。可当铭问夏的性别时,夏却说自己是一个酷儿,并告诉铭“自己不喜欢被划分为男或女,而是一个不被任何性别定义的人”。夏的回答,让铭想起了以前在香港读书时,老师曾经在课堂上讲过相似的话,只是当时的TA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聊了一段时间后,铭决定约夏出来见面,TA想与夏成为朋友。但第一次见面,铭却被夏震惊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TA看着夏女性化的外表,耳朵却听着对方明显的男生声音……

  夏大方地介绍自己:“我生理性别是男生,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被性别定义的酷儿。平时有人叫我先生,也有人叫我小姐,我都不是很在意。毕竟TA们不认识真实的我,我也懒得解释。”

  夏的洒脱,让铭放松了一些。随后,铭也告诉了夏,自己一直有女装倾向;尤其是那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后,TA觉得自己无法“做一个男性”,但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

  那天之后,夏经常会发一些性别相关的文章给铭,也会带铭认识一些性少数的朋友。“我以前在香港,大部分都是同性恋的朋友,没有什么性别流动者。但夏带我去了变装表演,还介绍了一些跨性别伙伴给我,我慢慢会有一种安全感,不觉得自己是异类了。”与此同时,铭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也与夏一样是“性别酷儿”?

 

  随着认识的性少数朋友越来越多,铭也遇见了一个令TA一见钟情的双性恋女孩。幸运的是,女孩同样也对铭有好感。在知道铭有女装倾向,还处在探索的阶段后,她鼓励铭,不如彻底释放女性化一面,尝试一下女生的生活方式如何?

  听到女友的提议,铭很吃惊,也很开心。在周末不上班的时候,她就主动给铭打扮,帮TA调整衣服,然后再出门约会。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穿女装,铭很紧张,身体也忍不住发抖。走在旁边的女友,也感受了TA的担忧,便伸手牵住了铭。

  有了第一次,两人也开始常常互换衣服出门。女友穿着铭的衬衫,铭则穿女友的长裙。有时候,TA们会被陌生人长时间注视,或是听到一些窃窃私语。但女友则大大方方地走着,告诉铭,“我们只是在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不要害怕”。

  女友的支持,令铭愈发开朗,状态也越来越好。对于一直模糊的身份认同,TA也随着经历的增加得出了一个答案——

  “现在看回去,女装算是我的性别启蒙。然后与初恋在一起,是我意识到自己无法‘只做男孩’的一个转折。到了成都后,认识了很多性少数的朋友,尤其了遇到现在这个给我很多力量的女朋友,我才能真正做自己。

  我的身体与意识,既有男性化的一面,也有女性化的一面,做不到二选一。过去很多年,我一直都很担心自己是一个喜欢女装的变态;但我现在非常明确,我就是一个酷儿,不应该被任何“性别定义”约束与捆绑

  因为现在我和女友的工作都特别忙,我们就没有时间打扮,主要是我比较笨手笨脚,所以我可能大部分状态都是穿男装出门。但我会故意穿粉红色的衬衫,或者夏天穿长裙上班,就偶尔也要打破一下办公室同事的性别刻板印象。

  坦白讲,人到中年,穿男装或女装,甚至是以什么姿态出门,我都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了,自己反而有了一种无所畏惧的心态。别人叫我先生,或者叫我小姐,我都会答应,就开始享受起这种性别不断变换的快感。

  因为你看到的只是今天的我,但不代表明天的我也是这样的。”

上一篇:抱歉,这种完美的主奴关系在书里看看得了

下一篇:“我是M,但我怕自己的孩子也是M”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热门SM小说推荐

各种调教的SP视频网站, sm调教室免费网站, m字开腿绑椅子调教, sp, sm, 麻绳绳艺, 逍遥绳艺sm调教室, 反捆美女双手吊缚sm, 自己张开双腿Sm惩罚, sM绳艺美女图片, sm美女调教梱绑视频, 日本变态sm调教网, 女神被带口球调教故事, 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 bdsm最残酷刑bdsm绳艺, 被闺蜜绑住调教百合小说, 绳艺摄影工作室, 调教女m视频免费区, 长篇紧缚绳艺小说,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绳艺小说,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虐乳,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视频, 绳艺sm绳虐丽柜, 绑起来被各种工具调教, jk白丝束缚sm, 美缚, 绳艺模特被捆视频, 鞭打夹乳sm影院在线观看, 绳艺网, 口球白丝jk绳艺, 国产sM打屁股残忍视频, 绳艺视频bdSm高清绑缚, 我被强制梱绑调教小说, 日本绳艺, SM, 曰本性捆bdsm电影, 把腿张开我要放按摩器, 月华最紧梱绑求饶视频, 自缚带口球自我调教, 美女双手被反绑带口球图片, 打屁股SP网站免费视频, 四蹄倒攒捆美女, 穿情趣内衣被调教蹂躏, 闺蜜给我强制穿拘束衣调教, 束缚sm绳艺口球, 日式绑缚, 日本绳艺一视频bdsm, 最刺激的sm调教经历, 红色一级裸体绳艺……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